当前位置:首页 > 科普资料 > 正文

史塔克家族结局(史塔克家族五个孩子结局)

史塔克家族结局(史塔克家族五个孩子结局)

在剧版《权力的游戏》中,史塔克家族在临冬城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作为北方地区的守护者,族徽为冰原狼,族语为“冬天来了”。

故事的开头,现任临冬城之主是奈德史塔克和他的妻子凯特琳塔利。他们养育了五个孩子,即罗柏史塔克、珊莎史塔克、艾莉亚史塔克、布兰史塔克和瑞肯史塔克,以及奈德的私生子之一琼恩雪诺。

剧版《权力的游戏》临冬史塔克家族成员成长轨迹及结局一览

上图,迎接皇室时,私生子科诺不在其中。图中的其他三个角色阿多、鲁温学士和罗德里克爵士在剧中都很忠诚,最后他们都为史塔克家族而死。

阿多死在长城外,他用身体挡住了门,以此来抵挡其他鬼魂,这让梅拉有时间拖着双腿残疾的布兰在雪地里逃跑。

席恩攻占临冬城时,罗德里克爵士痛斥他背叛和放弃荣誉,拒绝屈服,被席恩斩首。

鲁文大师帮助布兰、瑞肯、女野人奥莎和阿多躲进被占领的临冬城,最终被铁血人刺伤。临死前,他把布兰和瑞肯托付给了奥沙,死在神木林下。

剧版《权力的游戏》临冬史塔克家族成员成长轨迹及结局一览

临冬城公爵奈德史塔克应国王罗伯特的邀请,作为国王的手下前往君临,并陪同他的两个女儿珊莎和二丫。他发现了瑟曦詹姆所生私生子的秘密。罗伯特在狩猎中受重伤后,被要求担任摄政王,直到乔佛里成年。缺乏权力斗争经验的内德过于高尚,重视荣誉,在小指头的背叛下成为叛徒。

奈德承认为女儿们的生命叛国,但他还是被任性的乔佛里斩首,这导致了后来的五王之战。

“狼妈妈”凯特琳,奔流城塔利家的大女儿,嫁给了奈德,夫妻二人非常恩爱。布兰昏迷后,她守护了三个星期。为了调查布兰的堕落,她去了君临,误以为提利昂是凶手,把他带到爱里受审。

为了与弗雷家族结盟,与蓝礼国王谈判,蓝礼在刺杀行动中救了布蕾妮,詹姆派布蕾妮护送她的两个女儿。

在这场血腥的婚礼上,罗柏用刀威胁老福利的年轻妻子。罗柏被叛徒卢斯波顿刺死了。悲伤的凯特琳割断了她的喉咙,老福利的年轻妻子也被砍死了。死后,她的尸体被抛入水中。

剧版《权力的游戏》临冬史塔克家族成员成长轨迹及结局一览

“少年狼领主”罗柏,有着军人的头脑,为他的父亲率领军队南下,多次击败狮子的军队,并占领了詹姆。然而,为了共同抵抗兰尼斯特与弗雷家族在渡口的结盟,盟约中的婚姻条款被打破了,因为她爱上了军队中的女护士并与她结婚。

罗柏和他的母亲凯特琳去参加埃德姆尔塔利叔叔和老福利的一个女儿的婚礼,郑重道歉并重新结盟。然而,福利家族和伯顿家族早已与兰尼斯特勾结。在这场血腥的婚礼上,罗柏怀孕的妻子被刺死,她被鲁思博尔顿刺死。死后,她的尸体与冰原狼的头缝合在一起,并被前来准备与母亲和哥哥团聚的二丫目击。

剧版《权力的游戏》临冬史塔克家族成员成长轨迹及结局一览

珊莎作为家里的长女,继承了母亲的美貌,与乔佛里王子订婚,想有一天成为贵妇和王后。在君临,我目睹了父亲被宣布叛国,被斩首,被羞辱,被殴打,被威胁,被敌人包围,得知母亲和哥哥在血腥的婚礼中被杀后一度崩溃。

为了日后控制北方领土,珊莎在与乔佛里解除婚约后被迫嫁给提利昂。在乔佛里的婚礼上,她目睹了乔大帝的中毒,小指头安排的唐托斯爵士趁乱将她带出君临。

剧版《权力的游戏》临冬史塔克家族成员成长轨迹及结局一览

在《简爱》中,莱莎月经来了,莱莎嫉妒她下个月差点被推到门外,还目睹小指头谋杀莱莎月经,帮小指头撒谎求生。然后被小指卖给伯顿家族,嫁给小剥皮,被强奸和软禁折磨,最后在席恩的帮助下逃出临冬城,在布瑞恩和博德的护送下与琼恩卡斯尔布莱克重聚。

战争中,私生子带着爱玲姑的军队夺回了临冬城,处死了小屁,在尧诺去龙狮岛寻求与龙母结盟时充当临冬城的主人,与二丫和布兰林动团聚,杀死了利特

头。

故事最后一心守护家族,寻求北境独立和自由,不信任龙母,得知囧诺身世以后故意告知提利昂,尽管布兰被推举为全境守护者,珊莎依然使北境独立不再参与争斗,最后成为北境女王。

剧版《权力的游戏》临冬史塔克家族成员成长轨迹及结局一览

野孩子、假小子二丫跟随奈德到君临,从囧诺处获赠“缝衣针”,冲动直爽暴脾气。奈德请剑术老师西利欧教她,在政变中因为西利欧的掩护和牺牲逃脱,目睹父亲被砍头,在守夜人尤伦帮助下伪装成小男孩北上回家,结识詹德利。

金袍子们搜查袭击守夜人队伍被狮家军队俘虏,后来给泰温做侍酒,认识无面者并获赠一枚硬币,在无面者帮助下逃脱,后被猎狗俘虏想要送她去家人那换钱。

剧版《权力的游戏》临冬史塔克家族成员成长轨迹及结局一览

亲眼目睹血色婚礼惨状,在猎狗被布蕾妮重伤以后弃他而去,前往布拉佛斯黑白之院受训。练习说谎、隐藏身份、观察暗杀对象、获取信息、实战等技能,因为复私仇曾被惩罚致盲,完全具备杀手技能以后二丫选择回家。

割喉老佛雷,毒杀佛雷家族所有男丁,本准备去君临杀瑟曦得知囧诺珊莎夺回临冬回家。生死大战中成功刺杀夜王结束大战,拒绝成为风息堡领主詹德利的求婚。

和猎狗南下君临复仇,后被劝返,一切尘埃落定以后二丫乘着狼家旗帜的大船往地图上都没标注的远方世界航行,继续小狼女的冒险。

剧版《权力的游戏》临冬史塔克家族成员成长轨迹及结局一览

布兰曾是爱爬墙的活泼小男孩,意外发现詹姆瑟曦偷情被从高塔抛下双腿残废?,在父母、哥哥姐姐们南下以后布兰代理领主。

席恩背叛史塔克家族为保住众人性命布兰投降,最后和欧莎、阿多、瑞肯带着冰原狼一起出逃。因为不断梦见三眼乌鸦,在梅拉和黎德姐弟带领下布兰决定去长城以外,带上阿多,把欧莎、瑞肯送往最后壁炉城的安柏家避难。

剧版《权力的游戏》临冬史塔克家族成员成长轨迹及结局一览

黎德牺牲,布兰找到三眼乌鸦开始学习开发运用自己的能力,由于被夜王标记,森林之子、三眼乌鸦都被杀,阿多牺牲,梅拉带着布兰在雪地前行,被班扬救下送回长城以内。

三眼乌鸦知晓所有人的所有事,回到临冬布兰向珊莎、二丫揭露了小指头行为,生死大战中布兰在席恩和铁民保护下留在神木林诱夜王前来。

最后布兰被推举为全境守护者,know everything and do nothing也算比较形象生动了,全剧躺赢。

剧版《权力的游戏》临冬史塔克家族成员成长轨迹及结局一览

卷毛男孩瑞肯出场较少,布兰去长城以外前把欧莎、瑞肯送往最后壁炉城的安柏家避难。由于被出卖两人落到小剥皮手中,欧莎被杀,私生子大战中小剥皮故意让瑞肯跑向囧诺,在囧诺即将伸手接住弟弟瑞肯时,小剥皮一箭射死瑞肯,囧诺大怒中圈套,导致全军陷入小剥皮盾阵,瑞肯最后被安葬于家族墓窖中。

剧版《权力的游戏》临冬史塔克家族成员成长轨迹及结局一览

班扬·史塔克,奈德的弟弟,守夜人首席游骑兵,带领囧诺成为守夜人。执行任务时失踪,被异鬼刺中后又被森林之子救下,因为身上的魔法无法进入长城以内,在布兰梅拉遇险时骑马救了两人并将他们送到长城边上。

囧诺一行人为了活捉一个异鬼带往君临而被异鬼大军包围,龙母骑龙救走其他人,囧诺断后落入湖水落单,上岸后被异鬼包围,班扬骑马救他让马载着囧诺回了长城以内,自己断后死于异鬼手中。?

剧版《权力的游戏》临冬史塔克家族成员成长轨迹及结局一览

囧诺,名义上奈德的私生子,实际是奈德妹妹莱安娜和雷加王子的儿子,坦格利安最后的男性继承人。前往绝境长城成为守夜人,后来成为守夜人司令莫尔蒙的事务官,在长城外俘虏女野人耶哥蕊特,后又被野人俘虏,应要求刺死断掌科林打入野人内部,和耶哥蕊特相爱,和小部分野人一起翻越长城,找机会逃脱回黑城堡报信。

带领守夜人杀死杀害莫尔蒙的叛徒们,后来率领大家击退野人进攻,在史坦尼斯骑兵击败野人以后劝降塞外之王曼斯,劝降失败曼斯被执行火刑,为帮他解脱射死曼斯。被推举为守夜人司令,为对抗异鬼解救野人前往艰难屯,将野人带到长城内,为此被守夜人当成叛徒杀死,又被红袍女复活。

剧版《权力的游戏》临冬史塔克家族成员成长轨迹及结局一览

放弃守夜人身份,带领野人大军和小剥皮展开私生子大战。成为北境之王前往龙石岛寻求结盟,带领小分队去长城外活捉异鬼,和龙母一行去君临和瑟曦谈判,带龙母军队北上抗击夜王和异鬼大军,和龙母相爱了。

得知真实身份后告知最后的史塔克们和龙母,又一起南下对抗瑟曦。目睹龙母烈火焚城惨状,又在提利昂、二丫的话语影响下以及珊莎故意泄露他的身世的态度中,囧诺选择背叛女王和爱人刺死了龙母。

剧版《权力的游戏》临冬史塔克家族成员成长轨迹及结局一览

珊莎二丫想要他被赦免,灰虫子想要他被处死,折中之下囧诺再次成为守夜人,最后他带领野人们迁居长城以外,生来属于北方。

绝了,典型的Know nothing and do everything的一个男人。

剧版《权力的游戏》临冬史塔克家族成员成长轨迹及结局一览

剧版《权力的游戏》临冬史塔克家族成员成长轨迹及结局一览